12 2008/10   埃舍尔的魔镜 15:05 by kinol @ Singapore  
     


说到埃舍尔,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爸就给我看过一本介绍他和他作品的书,叫做“埃舍尔的魔镜 (The Magic Mirror of M.C. Escher)”,当时就被他创造的那种完全新颖的奇异的不可能的世界所迷住。他的作品充满了逻辑和艺术的交集,缺少任何一个都难以完成。那个时候我感觉知道埃舍尔的人不多,因为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听到他的名字或者看到他的作品。直到九十年代末,大概是97年或者98年左右,成都府南河边上开始修一个叫做“上河城”的楼盘,它的围墙上面是一整版的埃舍尔的“水与天 (Water & Sky)”,在九十年代的成都这样的风格还是很突兀的。于是我莫名的就对“上河城”产生了好感,哪怕是它暴露在外面的红砖我都觉得很与众不同。

Water & Sky 水与天 Escher 埃舍尔 Circle Limit II 园的极限 II Escher 埃舍尔
Water & Sky Circle Limit II

小学毕业的时候,我模仿过埃舍尔的“圆的极限II (Circle Limit II)”,花了三天时间,虽然最后完成了,但是感觉不是很满意,最后的连接太粗糙和随意,因为我没有计算黑鱼和白鱼应该在哪里汇合。没有计算的画图永远不能模仿埃舍尔。

出生在荷兰,埃舍尔高中考试不及格,勉强进了一间建筑学院,由于他对建筑的不喜欢,最终他走上了视觉艺术这条路。他最著名的应该是那种创造了不可能世界的作品比如“瀑布(Waterfall)”和“观景楼 (Belvedere)”。在“瀑布”中,水从高处向下缓缓流下,看起来那么自然,最后顺着水流你才发现自己到了瀑布的上方,原来水一直在往高处流。这种不可能的世界,在他的作品中可以轻易的欺骗自己的眼睛。在“观景楼”中,你已经分不清楚哪根柱子是在外面,哪根是在里面。其他的这类作品还有“画画的手 (Drawing Hands)”和“画廊 (Print Gallery)”。“画画的手”这种概念现在已经被应用到很多的作品中,但是我想埃舍尔才是这种概念的创造者。在“画廊”里面,参观者从画廊一直走到作品中去,看起来很玄乎,但是更玄乎的是正中白色的埃舍尔的签名。一般来说埃舍尔的签名会是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但是在“画廊”里面他的签名放在正中间。那是因为那里是整个作品的“奇点”,奇点上的线条无法交代,正是画面正中的签名掩盖了奇点的存在。

Waterfall 瀑布 Escher 埃舍尔 Belvedere 观景台 Escher 埃舍尔
Waterfall Belvedere
Drawing Hands 画画的手 Escher 埃舍尔
Drawing Hands Print Gallery

埃舍尔除了创造那种不可能的奇异的世界,他的另外一个成就就是把平面规则分割(Regular Division of the Plane)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出过一本书就叫做Regular Division of the Plane。平面规则分割是指把平面用不规则的图形无缝隙的填满,这种本来属于数学范畴的东西埃舍尔用艺术的形式完美的展现出来。以前小学办板报的时候我曾经用过几次这种平面规则分割,但是都是最简单的那几种形式。埃舍尔的作品当然复杂很多,比如之前的“圆的极限II”和“水与天”。其中我最喜欢的作品还包括“昼与夜 (Day & Night)”。当然还有很多没有名字的草稿。

Red Ants 红蚂蚁 Escher 埃舍尔
Day & Night Red Ants


没完没了的变幻,重复和循环是埃舍尔另外一个主题。对这种作品往往我可以看很久。“红蚂蚁 (Red Ants)”和“变形III (Metamorphosis III)”是其这类作品的巅峰之作。

前段时间在新加坡的Kinokuniya书店看到还在卖这位出生在一个多世纪前的人的作品集,就让我这篇文章去纪念这位还不被更多人所知道的视觉大师。

"At moments of great enthusiasm it seems to me that no one in the world has ever made something this beautiful and important." -- Maurits Cornelis Escher (1898-1972)

Metamorphosis III 变形 III Escher 埃舍尔


 

随机
日志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月所有日志
任 意 门
所 有 日 志 列 表
万 花 筒
铜 锣 烧
时 光 机
 
只牵一个人的手 只和你一起走 © 2008-2017 kinol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