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所有日志
28 2008/12   翻过2008 22:27 by kinol @ Singapore  
     




这个文档被我反复的打开,反复的写了几个字就删掉,好像有很多感想,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2008这个鼠年,就像这个国家所经历的一样,充满了期待和变化。

年初的春节,赳赳在北京,我在景阿姨家里吃完晚饭就匆匆赶回国大,从遥远的巴西立。地铁车厢灯火通明,外面似乎很黑,从车窗反射中可以模糊看见其他乘客疲倦的脸。回到国大,安静的让人发慌,这层楼上就只有那间住着交换生的房间亮着灯,还有我的房间。

大四的课少,很多时间都在做毕业论文,我对自己的论文课题不感兴趣。每天早上一醒来想到要去实验室,就会觉得行尸走肉。后来能不去就不去,直到有一天导师问我怎么很少在实验室看见我。

面对索然无味的实验,还好有赳赳。每个星期天阳光明媚的下午,偌大的实验室就只有我和赳赳,她帮我配硝酸银溶液,我做滴定实验。晚上就去Arts Canteen吃回锅肉炒饭和小火锅,或者坐着一路校车到国大医院吃锅贴和芒果冰。简单的生活让我很满足。

邮局就在楼下,经常去,因为要寄各种材料到各个学校所在的州,在那里偶尔还能碰到一两个熟人。

情人节那天,我送赳赳一瓶香水,赳赳送我一个iPod。现在,每次赳赳去飞前都会喷这瓶不怎么大的香水,每次我在地铁上也会拿出这个iPod听。用久了,也就成了习惯。

决定不读经济的PhD,因为舍不得这四年学习的积累,或者是在等待更好的结果。

在pplive上看了在太庙的北京奥运一百天倒计时,想到即将开始的奥运会,我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激动。承载了太多希望的奥运,真的快到了。

那天我在睡午觉,在上海的赳赳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成都好像地震了。我迷迷糊糊的,心里想怎么可能是成都呢。我挂了电话看时间,下午三点过。打了家里电话,不通;爸妈手机,不通。我爬起来打开电脑,地震已经是各个网站新闻头条了。我连着打了十几个电话,才把爸爸的联通手机打通。后来晚上才打通妈妈的。他们说他们晚上要和朋友到成都旁边哪个镇上去躲,出城方向赌的很死,大家都在拼命的往外跑。那一天是五月十二号。

那段时间,我的浏览器上一直刷新着地震局和天涯论坛的网页。TVants一直锁定在CCTV新闻频道,上面清楚的显示着新闻频道的观看人数比其他几十个电视台观看人数的总数还多。

毕业答辩的那天很热,结束后潮湿的空气把我的衬衣紧紧粘在身上,和其他同学一起照相,然后挥手告别。我们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因为教育部的这份合约,我的美国学业搁浅。我很坦然。我从小学到大学,从来就不是一路顺风。这是命中注定,说不定好坏。

爸爸妈妈站在鱼尾狮头顶上看着对面的南中国海,说这里好像他们二十多年前是刚结婚在大连时候看到的海。连接亚欧大陆最南端的这座吊桥,一如五年前的样子。我和赳赳照了相,洗出来贴在房间里面;它的下面,贴着五年前我们在这里的合影。

毕业典礼礼堂上徐徐落下的蓝色和橙色的气球,就像这四年的时间一样徐徐的离我远去。摄像师倒计时数到一的时候,我使劲把头上的学士帽扔出去,在天上的同时还有其他一百多顶帽子,这一幕定格在了七月这个炎热的季节里。后来这顶帽子再也找不到了。

回家的航班上,飞机开始降落的时候,我特意朝外面看了一下,一如平常的翠绿的成都平原,看不出丝毫地震留下的痕迹。回家的路上,广告牌上有很多抗震救灾的标语,标语下的人们平静的走过。

和赳赳还有高中同学在活水公园那个熟悉的茶坊里面打牌,掺茶的小妹把水壶给我们让我们自助,她们围在电视机前看中国今天又得了几个金牌。

回到新加坡,搬到了遥远的巴西立,对面可以看到新山海峡。

开始工作后,三站巴士十四站地铁,每天就在两点之间来回。虽然远了一点,但是回家后可以吃到赳赳做的回锅肉。

公司有去多伦多和洛杉矶的机会,我没有申请。谁也不知道明年会是怎样。

圣诞节,哪里都没有去,和赳赳在家里吃零食看电视。在义安城给父母买了礼物,我们自己却没有给对方买。赳赳让我注册一个校内网的帐号帮她养狗狗,我在上面送了一双手套给她,他送了一支幸运四叶草给我,当作圣诞礼物。

再过三天,赳赳要去埃及,她就已经走过了五大洲。

这一年我和赳赳经过了很多,看到了很多。很多我们喜欢的,还有我们不喜欢的。

新年到来的时候,这些都会变成回忆。

第二天翻过,又是崭新的一年。


 

21 2008/12   守门员的科学 10:22 by kinol @ Singapore  
     




(译自纽约时报)
Goalkeeper Science
By CLIVE THOMPSON

面对点球最好的方法是什么?什么都不要做:一动不动的站在球门正中。

这是今年一组以色列专家在经济心理学周刊中的一篇“顶尖守门员面对点球的动作偏好”中里得出的令人惊讶的结论。这项研究分析了286个点球案例,发现其中百分之九十四的时候守门员不是扑向右边就是扑向左边 – 尽管当他们呆在球门正中时拦截球的几率是最大的。

如果这是正确的,为什么守门员几乎总是要扑向旁边呢?因为,根据这项研究分析,守门员害怕被别人认为他们没有采取任何动作然后错过了那个球。扑向一边,尽管这会降低他们拦住球的机会,但是会让他们看起来更果断。“他们希望让别人看出他在做应该做的事情。”

有趣的是,守门员的行为违背了“标准行为理论” — 也就是说当遇到棘手问题时人们通常选择什么也不做,因为一个糟糕的结局会因为一个糟糕的决定而看起来更坏而且带来更多的后悔。人们什么也不做,希望这些棘手难题能够自己消失。但是在足球中,这却恰恰相反。 

然而不仅仅是守门员才会这样做。巴勒伊怀疑这种行为在金融危机中也会出现。这种行为的倾向会相当具有决定性,尤其当你被严密审查的时候,甚至会是不可抗拒的。因此在金融浪潮期间,CEO可能会因此改变公司的战略,或者投资经理人会改变他们的投资,尽管此时最明智的选择是什么都不做。“我认识一个投资经理,他的客户在电话里对他说:‘做点事情,你应该做点事情!我不想坐等我的股票下跌!’”巴勒伊说到。 

当然,这些同样适用于面对巨大压力去“调整”经济,尽管他们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的总统和政治家们。或许我们当前的经济危机同样也是被这种态势所引发:全球金融系统扑向了球的另一边,错误的一边。


 

20 2008/12   便池里的苍蝇 09:53 by kinol @ Singapore  
     




昨天去樟宜机场Terminal 3接赳赳,在男厕所的便池里面看到了这只"苍蝇"。这只"苍蝇"当然不是真正的苍蝇,它是故意印在便池里面的。大概很多人不仔细看都会以为它就是一只真苍蝇,然后小便的时候就会故意瞄准然后准备把它淹死,呵呵,当然你就中了设计师的圈套。

Google一下,这只"苍蝇"曾经出现在阿姆斯特丹机场。设计师说有了这只"苍蝇",厕所里面就比以前干净了很多。设计师邀请你瞄准"苍蝇",却是聪明的邀请你对准便池。这种幽默而且狡猾的设计,当然就比贴着"Gentlemen, please stand closer, it's shorter than you think."标语的方法高明不少了。


 

14 2008/12   走还是等待? 23:06 by kinol @ Singapore  
     




刚在纽约时报网站看到这篇文章。

我们在车站等巴士的时候,如果目的地只有两三站的距离,经常我们会想我们如果现在走过去,会不会比在这里等下一辆巴士更快? 但是往往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看到巴士呼啸而过。等还是不等? 这个问题现在有人来提供答案了:我们或许应该呆在车站。

附文:

Bus-Wait Formula, The
By CLIVE THOMPSON

You arrive at the bus stop to catch the ride to work, but the bus isn’t there. Your destination isn’t very far, so you think, Hmm, maybe I should just walk. But then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alfway between stops when the bus whips past, which would be deeply annoying. What to do? Should you walk or should you wait? 

This question has plagued commuters for years, but this year three undergraduate students at Harvard and Cal Tech decided to resolve it. “We were sick of sitting at a bus stop, not seeing the bus and torturing ourselves over whether we should start walking,” says Scott Kominers, a Harvard student studying math, economics and ethnomusicology. So Kominers and his co-authors, Justin Chen and Robert Sinnott, drew up the problem as a classic game-theory dilemma, began crunching the numbers and, three pages later, had their answer: You should probably wait — and whatever you do, don’t second-guess yourself.

Buses, after all, are usually punctual and move much faster than you. If you start walking and catch the bus halfway through your journey, you might consider yourself fortunate — but even then you won’t have gotten to your destination any faster. What’s more, Kominers — like a good economist — points out that waiting allows you to “optimize” your time, because you could get some work done while hanging out at the bus stop. There’s also a practical problem with walking, because people who decide to walk usually pause at each stop to see if a bus is coming, which drags their journey out. “You think you’re not slowing down if you stop, but you’re adding a bunch of time each time,” Kominers adds.

Mind you, their equation breaks down in extreme cases. If your journey is relatively short — less than a mile — and you suspect the next bus is half an hour away, they calculate that you should walk. (Though you should walk decisively, without dallying at each stop along the way.) But since most trips involve more-punctual buses and longer journeys, waiting is, far more frequently, the winning strategy. Or as Kominers concludes with some delight, “Laziness almost always works."


 

13 2008/12   平衡球通关 20:57 by kinol @ Singapore  
     




就是上次去爬那个WAVES桥,让我突然对平衡球(Ballance)游戏又产生了兴趣。以前玩过,不过没有打通关就过。这次花了两个晚上终于打通关了,最后一关的难点就在变成纸球后,连续从风扇上面往上跳;还有变成石球后,从凸面的通道走过。这两个地方都需要对键盘方向键良好的控制。最后结束后的画面就是一个飞碟把球带走。

游戏通关了,有点内疚。赶快把它卸载了,准备看书。

 点击下载 "Ballance (21.1MB)"


 

09 2008/12   雨季 22:54 by kinol @ Singapore  
     



几乎每天都会下雨的雨季到来了。

第一次去花柏山,就是没有想到海拔只有100多米的山也会有如此漫长和盘旋的山道。看到了传说中奇特的WAVES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奇特。走在一块块木板拼成的弧形通道里面,感觉自己就像是在Ballance游戏里面摇摇欲坠的圆球。拿出手机拍了照,我拍赳赳,赳赳拍我,然后高高兴兴的坐在桥头的木椅上休息。下山。

夜幕下vivocity里面的圣诞树透亮无比。然后就发现自己手机丢了,打了无数次都没有人接。我有点郁闷,里面有好多照片都没有了;赳赳也有点郁闷,可怜的手机掉在花柏山里了。更让人郁闷的是找个位置吃饭也是那么困难。然后在游戏室里面玩大家来找茬,直到游戏室关门送客,意犹未尽的回家继续在qq上玩。

第二天雨就没有停过,打手机还是没人接,赳赳说它肯定独自在花柏山淋着雨。老天保佑,最后它还是遇上了好心人,捡到手机的人好心的开车把它送到地铁站。她说她是在WAVES桥上的椅子上捡到的,哦,被赳赳猜中了。好人一生平安。
拿到手机后高高兴兴的去巴蜀人家吃火锅,除了上菜的服务员操着熟悉的四川口音,这个味道确实不能算正宗,中辣都不辣啊。然后好怀念家乡的火锅,微辣都让我吃得清鼻子跟着流,然后第二天拉一天的肚子……


 

02 2008/12   列五中学 22:30 by kinol @ Singapore  
     




这真是一张珍贵的图片,偶然在以前中学网站上发现的。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


 

随机
日志
 
 

  上一月 下一月    
任 意 门
所 有 日 志 列 表
万 花 筒
铜 锣 烧
时 光 机
 
只牵一个人的手 只和你一起走 © 2008-2017 kinol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