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2008/07   金陵 23:41 by lulu @ Singapore  
     


从南京回来,又是乱七八糟的烧钱。和同事们吃了一桌两千块钱的晚餐,除了两个洋人机长不知道是出于礼节还是平时饮食太造孽不停地说好吃之外,其他人都是相当郁闷的表情,我觉得关键是根本没有吃到什么东西,点菜的新加坡孃孃没得点一桌像模像 样中餐的经验和气度。于是暗自后悔没有带他们去吃鸭血粉丝汤和灌汤包。

去的航班居然做J3,我离商务舱培训还早呢,不过IFS人特好,乘客也少,所以就放开手脚乱喊名字依葫芦画瓢一路上也忽悠过来了,感觉还不错。第一次给驾驶舱端茶送水, 进门我都用撞的。回来的时候有一群初中生,下飞机挨个从我的门走过,一人一句阿姨再见……我那脆弱的青春永驻的小心灵啊,倍受煎熬。

去了夫子庙和秦淮河。灯红酒绿的装点和我心目中的浆声船影的秦淮河差之千里。

剪了头发,本来想神清气爽的迎接他爸爸妈妈的到来,结果事与愿违,这发型傻得一塌糊涂。我是方脸,很成熟很稳重很无奈的方脸,居然被剪了一个厚重非主流的齐刘海。气得我赶快买了一个压发来安慰自己,就当我没有刘海。

电话里他说开通了我们的网站。以前最困难的是要他给我的博客留言,从2004年的blogcn开始。他的留言总是寥寥无几。后来他问我怎么不写以前那样日记了。我也问自己为什么,似乎是因为我长大了,不再迷恋那些故作忧伤而看似美丽的文字。也许是因为闲暇的时间太少了,没来得及平心静气的叙述每一段生活。 或者是这碌碌无为的日子翻来覆去,没有新鲜也没有冲动去写一笔浓墨重彩。还是因为总是我一个人自说自话,终于变得厌倦了呢。

现在看他在百无聊赖之下写的about,终于明白,我和他这样性格的人,只有在寂寞无聊的时候才最喜欢倾诉。所以以前我有那么多零零碎碎的“双城记”“蝴蝶”以及“Whisper of the Heart”。

这一年我们总算在一起。我也终于缓下了那些字句段落篇章,那些曾经无处寄托只有一一记录的情绪。

虽然细算之下仍然是离别比相聚多,依旧是不能朝朝暮暮。但好在想念的时候能够一路上公车地铁再公车的见上一面。我的大学四年,总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和恋人 牵手走校园。大学都毕业了,到难得有这样一个背井离乡的机缘,和他一起吃食堂,等校车,上自习,做试验,泡图书馆。这一年我很满足,我感激的迎接它,珍惜的度过它,却要不舍的告别它了。

谈个恋爱怎么就这么坎坷。恋上了分别了,吵架了和好了,相聚了忙碌了,接下来更远了。

好在我还有旧金山这趟苦差,好在这条线上著名的印度叔叔阿姨小孩让很多人头痛。于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我在这趟咖喱味十足的漫漫征途上探望我那离家出国整整五年,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斯坦福而放弃国大校长奖学金的没谱青年吧。

接下来又是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用来顽固的想念。


 

随机
日志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月所有日志

 

任 意 门
所 有 日 志 列 表
万 花 筒
铜 锣 烧
时 光 机
 
只牵一个人的手 只和你一起走 © 2008-2017 kinol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